「假唱」風波中的五月天:8天撈金6億,割粉絲韭菜?(圖) 加载评论...
資訊  大貓真探社/三表龍門陣  2023-12-05 11:58




當紅樂團,陷入假唱風波。

最近,有博主發了視頻,對中國台灣當紅搖滾樂團五月天的演唱會音頻進行了分析,對其是否涉嫌假唱,產生了質疑。



而根據博主對人聲進行的提取,再導入到音頻軟體中進行分析,在提取的12首歌曲中,有一半是「對口型」,甚至在與其他樂隊合唱的歌曲中,對方真唱而五月天假唱。

很快,相關的質疑就上了熱搜,有不少買票的粉絲也對五月天是否假唱,產生了質疑,當然更多的粉絲還是維護偶像,稱相關質疑乃是混淆視聽。

到底是不是假唱,五月天並沒有回應,五月天所屬公司相信音樂在12月3日深夜回應,12月7日的五月天巴黎演唱會,將進行全程直播。

在這次回應中,主辦方甚至沒有對假唱否認。

評論區再一次撕了起來。



而五月天經紀公司在回應媒體採訪的時候,對假唱進行了否認,但是說的話也很有意思,「每一場演唱會不都是一樣嗎」。

目前,文旅部門已經介入調查,演唱會的音頻,已經提交給了稽查部門,是不是假唱,光憑一紙聲明,說明不了什麼,還需要等待一個調查結果。



不少粉絲對是否假唱,並不太在乎,在他們看來,即便是假唱,但是買票能見到偶像,也算值回票價了。

但是吧,這事兒不是值不值的問題,而是假唱它違規。

根據《營業性演出管理條例》的第28條的規定,不得假唱、不得組織假唱、不得為假唱提供條件,要對演出進行監督,防止假唱。



而在演藝協會的從業自律管理辦法中,營業性演出中假演唱、假演奏,也是需要被杜絕的行為。

對假唱有啥處罰呢?

發現了,就要向社會公布,兩年內被再次公布,演出單位會被吊銷營業性演出許可證,演員會被吊銷相關證照,而文化部門會處以5-10萬元的罰款。

而演員假唱,觀眾有權在退場后依照消費者權益保護的法規,要求演出單位賠償損失;而演出單位的損失,可以向有責任的演員追償。

也就是說,一旦五月天演唱會上的假唱行為成立,罰款可能是最小的損失,觀眾的賠償,才是大頭。

當然了,真愛粉們,可能並不捨得向偶像要求賠償。



而稽查、懲罰,都是建立在「營業性演出」的基礎上,也就是收錢了。

別說,五月天及其所屬公司,吸金能力是真的牛X。

舉個例子。

根據票務機構的信息,五月天在上海的演唱會是連唱8天,而且演出場館上海體育場,可容納的觀眾,能夠達到7.2萬人,而其票價從355元到1855元不等。

簡單地算一下:



每場按7萬人來計算,平均票價為1055元,一場下來,門票收入能達到7300萬左右,那麼8場下來,大約門票收入近6億元。

而這還沒算黃牛票。

今年5月份的時候,五月天演唱會開票,數十萬張門票瞬間售罄,就曾陷入到跟黃牛勾結的傳聞,而且從主辦方到票務平台,都有利益關係存在。

天眼查顯示,相信音樂北京公司的大股東為謝芝芬,而謝芝芬持股的上海華人文化演藝公司,是演唱會的主辦方,上海華人文化演藝公司全資子公司上海名輝文化,是票務平台紛玩島的運營公司。

除了門票,在「紛玩島」上,還有一款相信音樂出的熒光棒在售,這是一款互動熒光棒,含有中控功能,全場統一,如果粉絲人手一根熒光棒的話,這8場演唱會下來,僅熒光棒的收入,就接近8000萬元。



而這個所謂的2.0版熒光棒,在今年開售,基本覆蓋全年的演唱會,相關演唱會已經有39場,而在5年前的五月天演唱會上,這款「1.0版」的熒光棒,只賣四五十元,差不多翻了兩倍,連不少粉絲都覺得是割韭菜。

除此之外,還有演唱會周邊在售,一件T恤售價在80-265元之間,限定版T恤220-540元,而其他周邊,最貴的,則達到1050元。

也就是說,一件T恤差不多能買一張入門級的演唱會門票,而昂貴的周邊,最高可以買一張內場票了。

當然,這個事情吧,願打願挨的事兒,確實也沒法管,但是如果真的違法違規,也絕對不能姑息。

他們的錢是好賺,但是也得有點底線啊。

五月天演唱會,一種新型電詐

依據我豐富的輿情經驗判斷——「五月天假唱」事件,當新華社、長安劍、央視新聞都開始報道時,就意味著「坐實」了。

接下來我們會看到——銳評、整頓、行業自律宣言等一套熟悉的流程。

以青春為名、情懷兜底,再用「好好好想見到你」做情感綁架,高強度洗腦,只為忽悠歌迷花高價來到現場,看一場對口型的錄音秀。

這是一種很新的電詐手段,人畜無害又歲月靜好的歌迷擁有了自己的緬北。

今年五月份,我發了一條朋友圈:



從個人志趣來說,五月天的作品無論是從技術還是內涵角度,都無法打動我,如果認同音樂是有「金線」的話,他們屬於盛名之下其實難副,大概率過不了「快樂男聲」的海選。

當然,我這種表達十分魯莽,缺乏政治正確。理應尊重個體音樂審美的差異,不干涉他人的文化私生活。

可公然假唱便是一個公共事件了,既與行業規範相悖,又和價值取向攸關,不再是小團體的精神團建。

儘管很多「五迷」們在社交媒體上表態——聽五月天不就是感受氛圍的嗎?誰在意是不是假唱啊?

在吃過見過,尤其是與同儕的技術橫向對比之後,他們似乎逐漸接受了五月天實力有限的事實,但作為「青春符號」的存在,情緒價值更重要。

退一步講,如果現場放CD或預錄製是可以的,能被接受的,事先也大大方方說出來了,並寫在海報里,饒是這般,照樣一票難求的話,那隻好尊重物種多樣性,正視新的藝術形式了。

可事實卻不是這樣的,歌迷就是被「誆」進了演出場館,揮舞一百四十元成本只有十元的熒光棒,看著台上的人假正經,發個朋友圈動真情。

你拿五月天當青春,五月天拿你當青韭。

十天連開八場演唱會何其難也,我他媽十天連寫八篇文章都費勁。

這種情況,薛之謙會退票,伍佰會甩鍋,張學友會拼了老命。

老一輩藝術家龔琳娜說:「嗓子一定要練,功夫才不會減,會寫歌不等於會唱歌,流行歌要唱好不是跟著感覺走,音色氣息的把控運用都是基本功,靠狀態和感覺走不遠,生命在於運動,歌唱也要不停的訓練。」

實力唱將林俊傑說過:「演唱會連開三場接近極限,再多嗓子受不了。」

不練聲,不健身,就敢全國密集巡演,我看本質就是他們對自己和粉絲定位的很清晰了——虛擬符號的輸出者和接收者。

五月天背後的音樂公司接受媒體採訪時回應——沒有假唱,會出聲明。

有個粉絲留言到——五月天可是上過新聞聯播的。

他們在2012年一段「五一小長假」人民群眾文化消費方式組播中露出了14秒,畫外音說到:「來自台灣的組合五月天用熱情的歌聲感染了現場的近十萬名觀眾。」

那一年,五月天演唱會的熒光棒45元一根,如今漲價了,「熱情的歌聲」卻消失了。

曾經和朋友爭論五月天算不算搖滾樂隊,答案出來了——花1388元聽假唱,這事挺搖滾。